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码王神算网 >

从处级干部到联想财务总管曾和柳传志并肩战斗17年的商界木兰去世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03 点击数:

  如今,在企业界,有一大批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比如格力电器的董明珠、龙湖地产的吴亚军、老干妈的陶华碧、碧桂园的杨惠妍等等。

  在投资界也有这样一位女强人——马雪征,她曾经担任已故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的翻译,后来加入联想集团,与柳传志并肩奋斗17年,在联想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的关键一役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再后来,她离开联想集团,出任私募股权基金TPG中国的董事总经理兼合伙人,参与创办博裕投资,投资了阿里巴巴、同程旅游、瀚森制药、网易云音乐等众多知名公司和项目…

  联想集团今日(9月2日)下午发布公告表示,联想董事会沉痛宣布,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马雪征于2019年8月31日辞世。享年66岁。

  财新援引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马雪征在两个月前查出胰腺癌,早前已经完成手术并开始化疗,但近日突然出现肠胃道出血,导致心脏停止跳动。

  如同联想曾经的英文名称“Legend”一样,联想集团CFO马雪征也是一个传奇——她传奇的经历,见证了中国PC龙头成长和发展的传奇。

  据公开资料,马雪征,1952年生于天津,1976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获文学士学位。后被分配到北京郊区农村工作。

  她曾赴英国伦敦大学的King’s College 进修。留洋回国后进入中科院修读英国文学的她,长期给国家领导人做翻译。在中科院工作的12年,官至正处级,随后下海加盟联想。

  1990年,马雪征加入联想,一待就是17年。凭借出色的英语水平,马雪征最初获得了联想香港公司总经理助理一职,开始了从政界向商界转型,为其长期主事香港联想打下基础。

  1997年,香港联想、北京联想合并,已经把所有的财务数据、运营状况烂熟于心的马雪征临危受命,逐渐开始步入权力核心的她悄然经历着联想在资本市场上受到的一次空前的压力。

  1997,联想股价步入低谷,到1998年时联想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近200%。面临资本和财务运作压力的联想需要借钱救急。马雪征和柳传志为银行摆下饭局,可惜人家根本都不来吃这顿饭。最后,联想控股公司拿出联想集团所有股票做抵押借款。马雪征和柳传志拍着胸脯保证一年还款。10个月后联想提前还款。

  经过了1998年的大风大浪,联想和马雪征一夜之间仿佛都成熟了不少。联想的股价最低的时候只有4毛钱,遭遇经营上的困境联想开始左冲右突。马雪征想出一个主意,发股筹钱,改变股本结构。仅用了两年时间,邮政普通包裹单号查询联想的资本得到盘活,股价由0.4元猛涨到4元,增长了10倍。

  2000年,马雪征正式出任联想集团CFO,主管香港分部、策略投资和投资者关系工作。在这期间,马雪征在联想一系列重大行动中表现出色。其中包括联想入主赢时通、联想与电讯盈科合作、联想的拆股、联想筹备风险投资基金,以及联想与AOL时代华纳达成战略联盟等等。柳传志曾开玩笑说:“我是给马雪征打工的。”

  2002-2004年,马雪征连续3年入选美国《财富》杂志评选的全球50位商界女强人之一。自此之后,马雪征的名字总伴随着诸多令人羡慕的头衔:“全球最有权力女性之一”、“亚洲女性第一人”、“IT界的名女人”等。在2011(第三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马雪征还当选为当年的“商界木兰”。

  在联想时期,马雪征能谋善断,在风云变幻的国际资本市场叱咤风云。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她在联想集团并购IBM的PC业务的出色表现,被西方人誉为“深谙跨东西方的交易”。

  上世纪90年代末期,凭借简便易用的廉价计算机,以及竞争对手难以匹敌的分销网络,联想终于将IBM、康柏计算机和其它外国计算机厂商甩在身后。而到了2001年,中国加入WTO,关税的下调导致大量外国品牌计算机涌入中国,对联想构成了很大的威胁。此时,“蓝色巨人”IBM向联想伸出了橄榄枝。

  2003年,当联想收购IBM的提议第二次遭到联想控股董事会否决时,作为联想走入国际市场的支持者之一,马雪征并没有选择用对抗的姿态说服反对者,而是利用她清晰的洞察力,找出解决争议的关键点,她邀请来自第三方的麦肯锡、高盛和GA投资公司逐一说服董事,在这一过程中,聪明的她则选择与杨元庆一起回避,最后这个弥漫着“蛇吞象”质疑声的并购提议成功翻盘。

  在谈判中,IBM由两个富有谈判经验的高管大卫·约翰逊(David Johnson)和彼德·林特(Peter Lynt)主导,率领内部、外部律师近20人。高级副总裁约翰·乔伊斯在后台指挥,IBM CEO彭明盛(Samuel J. Pamisano)亦深度介入,扮演最高级的推销者。

  据经济观察报,2003年11月,联想谈判队伍由马雪征领队飞往美国,与IBM进行了第一次接触。虽然此前数次会晤,联想尽显诚意,但当马雪征和乔松(时任联想集团副总裁)等人前去纽约接触对方,IBM的高度职业化立刻显现出来:双方不得共同出入餐厅用餐,而在会议进程中,若有人说话,便不能接听手机。IBM表示:一旦联想对外透露丝毫信息,谈判立即终止。

  据经济观察报曾报道:联想新的董事局主席杨元庆坦言:“13个月中有一半时间在讨价还价。”乔松表示:“每次谈判前,我们都预想各种可能,谈论每个细节的上限和下限”,“对方将所有的财务数据放在一个财务模型中,按照不同的支付方式换算。比如,围绕IBM这个产品品牌的使用年限不同,支付价格就不同。”

  谈判的焦点集中于对知识产权的争夺。有参与者称,这方面的谈判“从第一天谈到最后一天”。IBM一方不愿让出太多技术所有权,而对联想而言,这正是收购的重点。

  因此,在相当长时间内,谈判双方几乎是就每个关键技术的所有权反复争执。以至于某次谈判过程中,因某个技术IBM不想让出,2019年维密大秀被取消...,而联想一定要获得,IBM甚至要求中止谈判。为谈判的继续进行,马雪征等人不得不在半夜一点半将杨元庆叫醒,由他决定是否适当让步。这次过后,双方关于知识产权的谈判有了很大的跃进。据悉,类似此次因谈判冲突而IBM提出放弃的经历,前后至少有三次。

  到2004年10月份,双方谈判进入收官阶段,开始密集谈判。直到12月6日交易达成,最终签署的文件达50余种,摞起来高达1米。

  最后,历经了无数次北京、香港、纽约之间的往返、度过了不知道多少个不眠夜,最后在2004年12月8日清晨3点,马雪征最终代表联想集团在此次收购交易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联想对“蓝色巨人”IBM的全球PC业务的跨国收购终于尘埃落定。自此,马雪征一战成名。

  2007年9月,在联想如日中天的时候,马雪征急流勇退,正式宣布从联想退休,成为美国德太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

  随后她还担任了太古股份(和联想集团的独立非执行董事,施耐德电气的独立董事,并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2011年3月14日,她创立博裕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在一个寒冷的冬日晚上,为了向一名负责相关工作的处长汇报工作,柳传志带着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在冷风中等了将近3个小时,天那么冷,但是柳传志一直乐乐呵呵的,没有任何一点埋怨的意思。他还一度怕我们饿着,让我们去吃点饺子。因为怕错过和处长汇报工作的机会,我们还是没有去。

  还有一次是在香港,也是为了向相关人员汇报情况,柳传志带着我在酒店大堂等了很久很久。最后,终于争取到了说上几句话的机会,其实就是这个人从酒店门口走到电梯间这短短的不到一分钟时间。

  后来,每当说起这些细节,柳传志总会和我说,雪征你千万要记住,我们是要做大事的人,永远不能埋怨。中国有句古语,“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在和柳传志共事的17年间,我经常会想到这句线年间,柳传志用这种“做大事、不埋怨”的态度,化解了一个又一个狂风巨浪。而我自己,也在随后的工作中真正感受到了这种心态的好处。

  在听闻马雪征去世的消息后,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发朋友圈表示:惊闻(Mary)马雪征去世,震惊、哀痛、无以言表!相识近30年,她曾是并肩打赢一场场硬仗的战友,也是完美平衡职业和生活的良友。在联想历史上,马雪征的名字早已铭刻其中。或许,最好的告别是永记。马雪征的优雅、大气、智慧、果敢、坚韧,还有爽朗的笑声,将永留心中。一路走好!

香港白小姐彩报| 中马堂高手论坛网址| 新加坡六肖王| 香港挂牌| 杀平特一肖公式网址| 小鱼儿主页域名请记住| 今期通天报彩图2019| 简单心水论坛| 精准单双各四肖网站| 金明世家彩民之家|